也许等待着的命运

时间:2019-05-10 13:20       来源: 未知

  曾经有媒体报道,张一鸣在高考填报志愿时选用维度筛选办法,只花了5分钟。这种类似的算法推荐模式,后来也成就了今日头条,且一直以来标榜自己是科技公司而非媒体。但是此后的今日头条的技术之路仿佛失速了,...

  曾经有媒体报道,张一鸣在高考填报志愿时选用维度筛选办法,只花了5分钟。这种类似的算法推荐模式,后来也成就了今日头条,且一直以来标榜自己是科技公司而非媒体。但是此后的今日头条的技术之路仿佛失速了,除了“推荐算法”外,就再没有得到社会公认的突破了。

  近日,今日头条因大量窃取百度TOP1搜索产品结果,被百度以不正当竞争为由起诉到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要求今日头条立即停止侵权,赔偿相关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共计人民币9000万元,并连续30天在其APP及网站首页道歉。

  今日头条之所以使用这种“不光彩”的方式直接复制别人的内容(本质上是别人的技术成果),根本原因还是因为今日头条欠缺的恰恰是技术,百度有超链分析技术专利,Google有PageRank算法专利,今日头条除了赖以发家的算法推荐外,再无其他。

  事实上,直接复制他人内容也是今日头条的一贯作风。2014年,今日头条被斥侵权,起因是今日头条会提供其他平台的新闻链接并转到该网站的新闻页面,2015年头条号盗文、抄袭知乎回答,2017年腾讯起诉今日头条侵权,同年南方日报指责今日头条未经许可擅自转载南方日报社版权作品近2000条。

  天眼查截至4月30日的数据显示,今日头条目前共涉法律诉讼522起,其中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334起,著作权侵权纠纷31起,不正当竞争纠纷8起。

  不得不承认的一点是,算法推荐对于低质量的内容分发效果立竿见影,你越喜欢什么就越给你推荐什么,为用户创造一个灌满蜜糖的信息茧房。受此激励,今日头条启动了自己的APP工厂,认为算法推荐可以包打一切,因此我们看到悟空问答、多闪、搜索纷纷登场,打破了自己的业务边界,什么都想掺和一脚,却是举世皆敌。

  但现实给了今日头条当头一棒,当业务范围转移到高质量内容领域中时,算法推荐立即失灵。在如何识别低质量内容上,今日头条也力有未逮。连今日头条自己也曾经表示,“泛低质识别涉及的情况非常多,像假新闻、黑稿、题文不符、标题党、内容质量低等,这部分内容由机器理解是非常难的,需要大量反馈信息,包括其他样本信息比对,目前低质模型的准确率和召回率都不是特别高。”

  一方面是缺乏识别低质量内容的技术能力,另一方面也缺乏动力。事实上,算法推荐的机制一旦与广告投放系统相结合,就天然地对低质量内容较为友好,因为越多人点击的内容就越会被推荐到更多用户面前,带来的是更久的用户停留时长,以及最重要的更多的广告展现机会。

  近些年为提高估值而将营收目标定的越来越高的今日头条追求的,自然是更多的广告展现机会,于是怀揣算法推荐的今日头条开始了自己的蒙眼狂奔之路,并在收获算法推荐的红利同时也招致了同样来自算法推荐的反噬内容低俗、虚假广告、内容侵权,被央视点名、被频繁告上法庭。但无论是政府部门的监管还是市场的反击,归根到底还是对于其提高内容质量的希冀。

  算法推荐之外再无技术突破,今日头条如今也开始品尝苦涩的果实。看似亮眼的营收目标和估值之外,隐藏着的是多条战线的惨淡经营。电商、泛娱乐、游戏、互金、教育,以及社交、问答和搜索,这些被今日头条寄予厚望的新业务并未带来值得称道的结果。对标小红书的“新草”,用户增长几近停滞,对标VIPKID的gogokid,日活和付费率都不高,正大规模裁员,而aiKID已停止运营四个多月。

  而被今日头条大书特书的海外短视频项目TikTok,仅2018年就向Google支付了多达3亿美元的广告费用,仅TikTok一个项目去年在海外市场的亏损就高达12亿美元。而在4月3日,印度马德拉斯高等法院勒令禁止TikTok应用程序,随后谷歌和苹果在印度的应用商店下架了TikTok应用程序。

  新兴业务竞争不过强大的对手,今日头条的基本盘信息分发也缺乏竞争壁垒。百度发力信息流业务后,短短一年时间就在多项指标上超过了今日头条。看似如日中天的今日头条,紧守着算法推荐的一亩三分地,也许等待着的命运,就是如同曾经的“生态化反”?

  而来自金融时报的报道称,估值750亿美元的字节跳动,正在遭遇价值下降,该公司在去年8月就希望在2019年进行IPO,但现已调低期望值,并将IPO时间推迟到2020年末。如今看来,今日头条需要补的课还有很多,有一直以来就很缺的技术课,也有看似没问题的商业模式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