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1939年组建至令

时间:2019-03-28 18:26       来源: 未知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空降作战开始作为一种新的作战样式在战场上实际运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随着航空技术的不断进步,空降作战得到了进一步发展。空降部队作为美国的一支王牌部队,担负着美国一些需要快速机动的重大任务的部队,在历史上美军曾组建、撤编了多只空降部队。从1939年组建至令,经历了二战、朝鲜战争、越战等重大战役的考验,其空降部队作战理论、作战装备、机动性等方面得到极大地发展,成为美国全球战略中是最为关键的一环。

  建立美国空降兵部队的构思形成于1939年,到1940年4月德军首次使用空降兵之后才有实质性的进展。1940年6月,美陆军从第29步兵团抽调人员,在佐治亚州的本宁堡,建立了第一个试验性空降分队;8月进行首次跳伞,9月试验分队扩编,组建了美军第一支空降部队——第501伞兵营,共450人。美空降师下辖2个伞降步兵团、1个滑翔机机降步兵团,以及其他战斗支援勤务部队。二战期间美军空降师编制为1万人。主要的武器装备有82毫米迫击炮、76毫米野炮、57毫米防坦克炮、37毫米高射炮等。二战结束时,美军共有5支空降师及4个独立伞兵团。这5支空降师包括:第11空降师(太平洋战场),第13空降师(未参战),第17空降师(曾在欧洲战场短期参战),第82空降师(欧洲战场),第101空降师(欧洲战场)。其中82空降师与101空降师历史最悠久,都是步兵师改组,战绩也最为显赫。4个独立伞兵团为第503伞兵团,第509伞降步兵团,第173空降旅,第187伞兵团。

  第187伞兵团是第11空降师下属部队,第173空降旅则是独立旅。第11空降师在日本投降后作为美驻东京占领军,直到1949年才撤回本土,改成训练师建制。1950年韩战爆发,其下第187团连同师部指挥其他部队组成第187伞兵团战斗队赴朝鲜参战。

  1952年11月2日,范佛里特将187空降团(欠一个营)作为普通的步兵团投入了战场,这天参加进攻的还有韩9师两个营,美7师17团和哥伦比亚营共5个营的兵力,另有一个营的部队乘30辆卡车准备增援。187团战斗力比美军一般部队强的多,到下午16时,终于攻占了10号阵地。91团八连随即就有十多个战士跟着炮弹的弹着点冲了过来,一阵手榴弹,又把阵地夺了过去。17时许,1号阵地上只剩下两个伤员了,91团八连派出了一个三人战斗小组前去增援,一番苦战,将敌人打退,可也只剩下了朱有光和王万成两人,美军又蜂拥而上,负伤的朱有光和王万成先后冲入敌群拉响爆破筒。这天配合美军进攻的韩军损失也非常惨重,仅先锋连就阵亡31人,伤84人,几乎全连覆没。准备增援的一营敌军也被调火箭炮营给敲掉了,没几个活人。18时许,美韩军的进攻方才停止。

  美一八七空降团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对597高地实施了一天的强攻,不但一寸土地未得,则损失1500多人。范佛里特实指望他的空降兵能创造奇迹,以其超强的突击力一举攻下597高地,尔后直取五圣山扭转败局,没想到九十一团比他还硬,不但仗打的巧,而且是个个不要命,远则用抢炮打,近则手榴弹爆破筒炸;美军冲上来一堆打不过来,就与美军同归于尽,打的美国大兵心惊胆战。

  因一八七团进攻失利,范佛里特和美九军军长詹金斯来到一八七团前线指挥部,给一八七空降团打气。美一八七空降团团长向范佛里特报告道:“自参加二战以来从未曾遇到过这么顽强的部队,个个不要命。”范佛里特道:“你怕了?”“不!总司令,一八七团是美军的骄傲!明天就拿下山角形山。”

  2日夜,十二军九十一团团长李长生则上了上甘岭(597.9)阵地,他发现高地上有着多达十几个连的建制部队,为避免多建制所引起的指挥混乱,他将九十一团九个连采取“车轮战”,一个连一个连投入战斗,每个连不管伤亡如何,一律只打一天,就撤下来休整,连长则留下来,作为后一个连长的顾问,如此类推往复。这样不仅避免了指挥上的混乱,也使各连都保存了一批骨干。

  11月3日,86团2连的一个叫马新年的新兵早晨发现敌人一个营在集结,队形密集,马上报告营长,一排排火箭炮弹爆炸过后,敌尸布满了山沟。

  这天,九十一团七连接替八连投入作战,这天战斗非常激烈,七连的伤亡很大,担负运输任务的八连炮排见形势危急,主动加入战斗,但才到了下午15时许,七连加上八连的炮排就所剩无几了,原定第三天参战的九连就开始以两个班为单位,一批一批向上增援。

  11 月4日,李长生根据这几天的战斗发现美军每天的攻击都是早上8时开始,他判断在这之前美军肯定是在某处集结,便派出了精干的侦察分队连夜前去侦察,这些侦察兵果然不负期望,凌晨四时发现美军的攻击部队正在597.9高地南侧的一片树林里集结,李长生决定先发制人,对其实施炮火急袭,4时30分,火箭炮团 24门火箭炮就按照侦察兵所报告的方位进行了齐射,美军的攻击部队遭到了沉重打击,伤亡惨重,只是重新组织兵力进攻,直到中午12时才开始,而且攻击强度明显减弱。直到今天美军也没有公布187空降团的伤亡数字,这支4500人的空降团经3天的沉重打击,所剩无几,几近覆灭。

  有人写了《一篇意见不同的上甘岭战役分析》根据美军战史资料及187团团史,说该团“在1952年10月15日夜晚就开始向日本移动,10月18日全团到达九州营房,此後进行一连串训练,担任远东指挥部的战区预备队。一直到1953年6月22日金城作战期间,该团才再度被派回韩国战场。”我认为是187空降团在上甘岭遭受惨重伤亡后的残余部队被调到日本进行整补,美军战史为了避讳这一丢人现眼的历史,将187空降团调往日本的时间前移至1952年10月15日,另一种可能就是其中的一个营调往日本了,所以直到战争尾声才恢复元气再度派回战场。

  展开全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空降作战开始作为一种新的作战样式在战场上实际运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随着航空技术的不断进步,空降作战得到了进一步发展。空降部队作为美国的一支王牌部队,担负着美国一些需要快速机动的重大任务的部队,在历史上美军曾组建、撤编了多只空降部队。从1939年组建至令,经历了二战、朝鲜战争、越战等重大战役的考验,其空降部队作战理论、作战装备、机动性等方面得到极大地发展,成为美国全球战略中是最为关键的一环。

  建立美国空降兵部队的构思形成于1939年,到1940年4月德军首次使用空降兵之后才有实质性的进展。1940年6月,美陆军从第29步兵团抽调人员,在佐治亚州的本宁堡,建立了第一个试验性空降分队;8月进行首次跳伞,9月试验分队扩编,组建了美军第一支空降部队——第501伞兵营,共450人。美空降师下辖2个伞降步兵团、1个滑翔机机降步兵团,以及其他战斗支援勤务部队。二战期间美军空降师编制为1万人。主要的武器装备有82毫米迫击炮、76毫米野炮、57毫米防坦克炮、37毫米高射炮等。二战结束时,美军共有5支空降师及4个独立伞兵团。这5支空降师包括:第11空降师(太平洋战场),第13空降师(未参战),第17空降师(曾在欧洲战场短期参战),第82空降师(欧洲战场),第101空降师(欧洲战场)。其中82空降师与101空降师历史最悠久,都是步兵师改组,战绩也最为显赫。4个独立伞兵团为第503伞兵团,第509伞降步兵团,第173空降旅,第187伞兵团。

  第187伞兵团是第11空降师下属部队,第173空降旅则是独立旅。第11空降师在日本投降后作为美驻东京占领军,直到1949年才撤回本土,改成训练师建制。1950年韩战爆发,其下第187团连同师部指挥其他部队组成第187伞兵团战斗队赴朝鲜参战。

  1952年11月2日,范佛里特将187空降团(欠一个营)作为普通的步兵团投入了战场,这天参加进攻的还有韩9师两个营,美7师17团和哥伦比亚营共5个营的兵力,另有一个营的部队乘30辆卡车准备增援。187团战斗力比美军一般部队强的多,到下午16时,终于攻占了10号阵地。91团八连随即就有十多个战士跟着炮弹的弹着点冲了过来,一阵手榴弹,又把阵地夺了过去。17时许,1号阵地上只剩下两个伤员了,91团八连派出了一个三人战斗小组前去增援,一番苦战,将敌人打退,可也只剩下了朱有光和王万成两人,美军又蜂拥而上,负伤的朱有光和王万成先后冲入敌群拉响爆破筒。这天配合美军进攻的韩军损失也非常惨重,仅先锋连就阵亡31人,伤84人,几乎全连覆没。准备增援的一营敌军也被调火箭炮营给敲掉了,没几个活人。18时许,美韩军的进攻方才停止。

  美一八七空降团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对597高地实施了一天的强攻,不但一寸土地未得,则损失1500多人。范佛里特实指望他的空降兵能创造奇迹,以其超强的突击力一举攻下597高地,尔后直取五圣山扭转败局,没想到九十一团比他还硬,不但仗打的巧,而且是个个不要命,远则用抢炮打,近则手榴弹爆破筒炸;美军冲上来一堆打不过来,就与美军同归于尽,打的美国大兵心惊胆战。

  因一八七团进攻失利,范佛里特和美九军军长詹金斯来到一八七团前线指挥部,给一八七空降团打气。美一八七空降团团长向范佛里特报告道:“自参加二战以来从未曾遇到过这么顽强的部队,个个不要命。”范佛里特道:“你怕了?”“不!总司令,一八七团是美军的骄傲!明天就拿下山角形山。”

  2日夜,十二军九十一团团长李长生则上了上甘岭(597.9)阵地,他发现高地上有着多达十几个连的建制部队,为避免多建制所引起的指挥混乱,他将九十一团九个连采取“车轮战”,一个连一个连投入战斗,每个连不管伤亡如何,一律只打一天,就撤下来休整,连长则留下来,作为后一个连长的顾问,如此类推往复。这样不仅避免了指挥上的混乱,也使各连都保存了一批骨干。

  11月3日,86团2连的一个叫马新年的新兵早晨发现敌人一个营在集结,队形密集,马上报告营长,一排排火箭炮弹爆炸过后,敌尸布满了山沟。

  这天,九十一团七连接替八连投入作战,这天战斗非常激烈,七连的伤亡很大,担负运输任务的八连炮排见形势危急,主动加入战斗,但才到了下午15时许,七连加上八连的炮排就所剩无几了,原定第三天参战的九连就开始以两个班为单位,一批一批向上增援。

  11 月4日,李长生根据这几天的战斗发现美军每天的攻击都是早上8时开始,他判断在这之前美军肯定是在某处集结,便派出了精干的侦察分队连夜前去侦察,这些侦察兵果然不负期望,凌晨四时发现美军的攻击部队正在597.9高地南侧的一片树林里集结,李长生决定先发制人,对其实施炮火急袭,4时30分,火箭炮团 24门火箭炮就按照侦察兵所报告的方位进行了齐射,美军的攻击部队遭到了沉重打击,伤亡惨重,只是重新组织兵力进攻,直到中午12时才开始,而且攻击强度明显减弱。直到今天美军也没有公布187空降团的伤亡数字,这支4500人的空降团经3天的沉重打击,所剩无几,几近覆灭。

  有人写了《一篇意见不同的上甘岭战役分析》根据美军战史资料及187团团史,说该团“在1952年10月15日夜晚就开始向日本移动,10月18日全团到达九州营房,此後进行一连串训练,担任远东指挥部的战区预备队。一直到1953年6月22日金城作战期间,该团才再度被派回韩国战场。”我认为是187空降团在上甘岭遭受惨重伤亡后的残余部队被调到日本进行整补,美军战史为了避讳这一丢人现眼的历史,将187空降团调往日本的时间前移至1952年10月15日,另一种可能就是其中的一个营调往日本了,所以直到战争尾声才恢复元气再度派回战场。